今夕。

過激闇表潔癖廚。吃王右的不要FO我。

[遊戲王|架空][魔表] Hot As Fuck

* 吸血鬼大人魔王×中學生初代表

* 初代表第一人稱注意

魔王有跟其他女性發生性關係注意(設定上是獵食的手段)

* BGM:Hot As Fuck─Amy Chanrich 陈壹千

** 請不要再留什麼茫然下車沒上到車之類的評論了,再收到直接刪

----------------------


  他總是不抱我。


  大門的開關聲優雅響起,伴隨著女人的笑聲和瞬間漫來的香水味。光憑這兩點我就知道,他今天又要「獵食」了。

  並不只是擁抱女人──當然,他也抱。但那只是為了達到目的的手段。他真正渴望的並不是她們的身體──正確來說,不渴望肢體交纏帶來的快感。他渴望的仍然是她們身體的一部分,只是,跟大部分男人所渴求的不太一樣。

  他要她們的血。





  叫我魔王吧。

  這是,當我在他的住處甦醒、在詞不達意的感謝後詢問他的名字,所得到的回答。

  魔王。我在心中咀嚼這個名稱。以常理來說總是跟邪惡或黑暗聯繫在一起的詞彙,卻意外地適合他。並不是因為他屬於正義陣營的對立面,而是──太致命了,那樣的吸引力。

  白皙的肌膚、血紅的瞳眸,精緻的五官卻隱隱藏著狂亂的氣息。你很難說他身上具體哪個部分散發著魅力,卻很難不被那樣的存在蠱惑──是的,就像是被下了蠱一般,自從我睜開眼、看見他的第一刻起,整顆心就彷彿只為他跳動。

  真要說的話,我想他確實是辦得到的。

  關於魅惑人,魔王總是很有一套。只是目標從來不會是我。

  你太小了。

  在我好不容易鼓足勇氣,支支吾吾地向他表示、希望能成為對他而言「有用」的存在時,那雙血紅色的眸只是將我從頭到腳掃了一眼,而後給出這樣的評論。

  我承認,自己的飲食和作息一向都亂七八糟,可想而知血的品質也不會好到哪裡去吧。但是,被直接拒絕,還是很讓人氣餒。我試著向他爭取機會,表示我可以努力運動、均衡飲食來調整自己──但話還沒說完頭髮就被揉了一陣,混亂中我似乎聽到他的輕笑聲。

  如果不是作為備用食物的話,那為什麼魔王會願意讓我留在這裡呢?

  這是我一直很想問、卻一直不敢問出口的問題。也許我問了之後,魔王就會意識到自己在做多無謂的事而把我攆出去。我的心裡一直隱約有這樣的焦慮。雖然魔王對我真的很好。什麼都不問就答應讓我留在他身邊(當初我提出請求時,還想了好幾種可能會需要用上的藉口)。

  魔王並不介意讓我知道他的真實身分。雖然他在答應讓我留下時,也未曾在自我介紹中提起。會知道他的這一層身分,只是因為我剛好在半夜起來上廁所時,撞見他正在處理食用完畢的獵物。本來應該很漂亮的女性在他的懷中顯得蒼白,看起來奄奄一息;相對的,魔王卻變得更……漂亮了。雖然用漂亮這個詞來形容男生很怪,但那確實是我當下第一時間浮現的想法。

  她死了嗎?

  我還記得那時候我一開口就這樣問。現在想想真是太魯莽了,也許在那當下我就會被滅口也說不定。但魔王只是微微瞇細了紅眸,對我比出個噤聲的手勢。

  魔王讓我過去探對方的鼻息,還有呼吸。我其實不太能理解。雖然住進來後,常常會在晚上聽到隔壁的房間傳來……呃、的聲音,但是我從不知道做那種事情會做成這樣……?

  然後魔王就告訴我了。關於他的真實身分,還有怎樣獲取食物的方式。我聽得一愣一愣,腦中總有某個地方在反駁這些超現實的敘述,但是,看著眼前的魔王,不知怎地,這一切又顯得非常有說服力。

  你不害怕嗎?

  說完這一切後,魔王這樣問我。紅色的眸裡有一些我讀不出來的情緒。我還記得我那時抽了抽手指,而後(不知打哪來的勇氣)竟然伸手包覆上對方的手。

  魔王的手有些冰涼。體溫確實低得不太像一般人。但是那些都不是那時我考慮的重點,雖然我也不是很確定、當下的我究竟想要表達什麼樣的意圖。那時的我,只是下意識地做了這個動作。魔王的手在我的雙掌下抽了一下,卻沒甩脫我的手。(我那時已經知道魔王平常其實不喜歡被人觸碰的事了,所以說、為什麼當下的我會做出那種行為呢?)

  我聽見他微微舒口氣,接著感受到我的頭髮被輕柔地摸了摸。


  也許,那時候我心中竄過、細細麻麻又有些癢癢的感受,就是一切的開端。



→剩下走這邊

评论(14)
热度(104)

© 今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