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夕。

過激闇表潔癖廚。吃王右的不要FO我。

[遊戲王|160604合本稿] 雙向思念

* 原作衍生,延續2016年劇場版設定

* 完稿時間:2016.05.17(2016年的生日合本稿)

* BGM:宇多田光─盛夏的陣雨

** Happy Birthday to W遊戲,今年也謝謝你們陪我度過了這麼多寶貴的時光:)

------------------- 

 

  桌面一角傳來熟悉的音樂,那聲音讓埋頭於程式設計的你愣了愣,過了幾秒才想起那段音樂的意義。

  原先因卡在瓶頸而有些焦躁的情緒被拉離了那個情境,你勾起嘴角,雙手一拍桌子站起身。

  在這個時刻,你有更重要的事情。

 

 

  已經兩年了。

  走在路上,你輕聲哼起小曲,今夜天氣好得令人意外,只是隨意一仰頭,你就猝不及防掉進滿天的星網裡。

  以前在家裡時,你有時也會透過屋頂上的天窗,見到這樣子的星空。

  而他就在你身旁,靜靜地陪你一起欣賞滿布黑色穹頂的璀璨。

 

  踏入便利商店,你向熟識的店員打了聲招呼,便逕自繞到甜品櫃前,盯著所剩不多的蛋糕們陷入沉吟,隨後又不禁失笑。

  他的話,無論哪個蛋糕都不會特別喜歡吧。

  最後你挑了一個蒙布朗(那模樣讓你想起前一陣子在網路上看到的、別人自製的小精靈蒙布朗),在結帳時和店員寒喧了一下,又輕快地踏上回程。

 

  小心翼翼拆開包裝,你拿起擺在電腦螢幕旁的黃金盒,將之放在蛋糕旁邊,端詳一陣後微瞇起眼,帶著笑意開口:

  「生日快樂。」

  你並不知道他生日是否跟你一致,但是、就讓你私心地,將這天當作你們共同的生日吧。

  你的祝福落入沉默中,但你知曉,他必然聽得見。

 

 

  在你徬徨於迷途之上時,總是他推了你一把。

  當你們還在一起時,他是你的目標。你希望變得像他一樣,冷靜、堅強,面對任何事時都游刃有餘。

  然而你最後還是走向了和他不同的道路──用他的話來說,那是「只屬於武藤遊戲的,溫柔的堅強」。

  你並不是很能理解他的話,事實上,直至今日,你仍會懷疑自己是否如他所稱許的那般。但你知道,在你身上,的確有些什麼在慢慢改變。

  比方說,現在的你,已經漸漸能坦然面對心中那股綿長的思念。

 

 

 

  縱使撐起笑容送他走入冥界大門,你卻,未能如你所願地,堅定地走向自己的未來。

  那些一起度過的歡笑時光轉成了最鋒利的碎片,在剛送走他的那段日子中時不時就割你一把。即使在朋友面前你總是笑著,但獨自一人時,你卻無法阻止自己沉浸在漫無邊際的回憶中。

  ……你終究,還是希望能繼續跟他一起生活下去。

  但他跟你都有各自必須迎向的未來。

 

  無法抑止的思念越來越瘋狂地生長了起來,像藤蔓般纏得你無法呼吸。你告訴自己要放下、該放下,手卻始終緊緊攢著,即使你知道裡面已經空無一物。

  這樣下去、不行啊。

  友人也發現了你的掙扎,面對城之內那句「不必刻意去忘記那傢伙」的發言,你愣了愣後,輕輕將牌組靠上胸前。

  你知道城之內說得對,只是,如果不用力向前奔跑,你害怕終有一天,會被背後的影子吞噬。

  你必須面向未來,那個、再也不會有他參與的未來。

 

 

  然而接下來一連串的事情卻讓情勢急轉直下。

  不記得何時成為同班同學的人、消失的朋友、出現在黃金盒裡的千年積木碎片、海馬君手裡幾乎完成的千年積木。

  你知道海馬君一直對無法再挑戰另一個你這件事耿耿於懷,但你從沒想過他會做到這種地步。

  『海馬君,你到底……』

  『遊戲,』他打斷你,冷硬的聲音在大雨中仍顯得清晰:『你的寶箱裡,現在還有寶物嗎?』

  那瞬間你竟無言以對。

 

  但是,那個千年積木裡,已經,沒有亞圖姆了。

  你向那個強硬要你喚出亞圖姆的人這樣說,同時也深深提醒著自己。

  他已經不在了,自你親手送走他的那一刻,他就再也不會出現了。

  即使戴上了千年積木,這也是,你一個人的戰鬥。

 

 

  然而,當他再度附在你身上時,你卻一點也不愕然──你原先以為你會非常驚愕,但當下你卻覺得是那麼的自然。

  原來他、一直都守護著你們。

  你分不清感受到的溫暖是來自於靈魂的共振還是情緒的起伏,只能察覺眼角快速濕潤起來。你眨眨眼,硬是將過多的情緒眨回心中。

  他打敗了被千年輪附身的藍神,而後你們再次一分為二。你仔細地凝視著他,發覺他幾乎毫無改變。唯一的變化,大概是他看著你的眼神。

  那雙眼裡流淌著的,是遠超出你記憶裡的溫柔。

 

  直到他離開,你們都未說過一句話。但你的的確確地,自他身上,再次獲得了前進的力量。

 

 

 

  靜靜地撫著黃金盒上的象形文字,明明是金屬,你卻莫名感覺有熱流透過指尖滲了過來。

  你想,你現在大概有勇氣,能大聲回答海馬君當初的那個問題了。

 

  你的寶箱裡一直都裝著寶物,而且,只會越來越多。

  你從來都不是一個人。

 

 

 

×

 

 

  「王子!」

  你抬起頭,遠處的少女朝你小跑步過來,清秀的臉上勾起大大笑容:「師傅要我來說,王子今年生日慶典的準備──」

  「啊、」你打斷了少女的話,沉吟一陣,有些猶疑地開口:「食物的部分,能幫我準備……」

  「一份蠶豆可樂餅跟一份漢堡,對吧。」

  你有些驚訝地看著兒時玩伴眨了眨眼,而後略帶窘困地點點頭。少女又笑了起來,輕拍了下你的臂膀:「從現世回來後,王子的飲食習慣變差了呢。」

  你勾起一個無奈的笑容,算是默認了少女的話。瑪娜了然地點頭,對你比了個沒問題的手勢,隨即又旋風般跑向宮殿深處。你鬆了口氣,感謝對方並未追問下去。

  一份蠶豆可樂餅和一份漢堡,代表的是這個特別的日子,並不只屬於你。

 

  縱使冥界並沒有時間流逝的概念,但大家依然習慣地、在星辰運轉到特定的位置上時,替你舉行盛大的生日慶典。這段時間舉國歡騰,人們慶賀著偉大的法老王的誕生,並祈求太陽神能持續照耀著他們。對百姓來說,這不僅是慶典,同時也是祈禱懇願的時刻。

  但對你而言,這個日子並無特別之處──如果僅僅是你的誕生日的話。

  記憶中浮現跟另一個人一同吃蛋糕、拆禮物的情景,你的嘴角不禁染上柔和的笑意。

  對你來說,這個日子之所以特殊,是因為它同時也是夥伴的生日。

 

 

 

  離開現世之後,你成了更高維度的存在。

  超越時空的束縛,像是站在至高點般看著現世──用人們的話來說,就是「神」。

  但你並不如一般人所想像的,需要管理現世,即使你其實可以隨意對現世進行干涉,但你並沒有這樣的意願。

  你只想靜靜地,看著那個至今對你來說仍最重要的人

 

  在決鬥之儀上,夥伴確確實實地展現了他的強大。那是你看著它從萌芽到逐漸茁壯、名為溫柔的堅強。

  這樣的夥伴,絕對能穩健走向未來的。你這麼相信著。

  但,雖然你信任他,卻還是三不五時會探看一下他的生活。那並不是懷疑,你也說不上來心裡的感受究竟是什麼。

  直到某天,你的玩伴笑著跟你說「王子很思念以前的同伴呢」,你才明白那是怎樣的情感。

 

  思念是一種很妙的東西。

  它並不激烈,比起生氣之類的怒濤,它更像是細小而持續落下的水滴。從不間斷,讓人無法忽視,滴著滴著就能穿石。

  你說不出自己心中是哪裡被穿透了,但是,你漸漸明確意識到,要你不去觀看夥伴的日常,是越來越不可能的事。

 

 

  如果你對現世出手干涉,想必也是跟夥伴有關的事。你不只一次這樣想過,又每每否決這樣的思緒。

  夥伴有屬於他自己的人生,而你必須做的,是全心信任他。

  即使他挫折了、失意了……那也是夥伴必須自己克服的事情。

  你相信他做得到。

 

  

  但後來你還是出手了,為了一個不屬於現世常理的事件。

  敵方能操縱次元轉換的力量,這是一開始就立基於不平衡起點的一場對決。所以你在城之內即將消失於次元縫隙時將他救出,最後又在夥伴與結合了千年輪邪念的敵人對戰時,自體力不支的夥伴中接手決鬥。

  你不想插手夥伴的決鬥,但你更不願見到夥伴被黑暗的力量吞噬。

  他的安危,是你的底線。

 

  你救了他,也救了現世。

  在你再度將你們一分為二後,他與你對上的第一眼,眼底盈滿了你熟悉的笑意。

  溫和而柔暖,像陽光又像微風,那是你最熟悉、也最放不下的笑容。

  而你僅是靜靜地凝視著他,像要把你們再會的片刻深深刻入你的靈魂中般,注視著他。

  接著你看到他的表情起了微妙的變化,眉頭微斂,像是隱忍著什麼又像是想說什麼。

  但是他最終還是一句話也沒說,只是帶著不曾離開嘴角的笑,輕輕地對你點了點頭。

  而你確實地接過了他所傳達的意念。

 

 

  夥伴的話,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縱使可能會遭受挫折、陷入迷惘,但你知道,那並不會阻斷他前行的腳步。

  而你會守護他,直到他穿越生與死的邊界──

 

 

  「生日快樂,夥伴。」

  在那之前,你會不斷在這個日子獻上你的祝福。一年,兩年,十年,五十年。

  直至他毫無懸念地來到你的面前。

 

  

Fin.

评论(20)
热度(95)

© 今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