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夕。

過激闇表潔癖廚。吃王右的不要FO我。

[碎碎唸] 隨便塞點東西擋在前面,沒興趣看抱怨的就不要看虛線以下了


  高中畢業後,夥伴前往德國念了大學。

  連結起夥伴的夢想和那所學校享譽國際的理由,這個抉擇並不會太難理解,然而異鄉生活卻非那麼容易能適應。即使在出國前惡補了德文,到了當地,夥伴仍遭遇不少語言問題。加上高中學業完全無法相較的艱澀科目,挑燈夜戰至天明漸漸成了夥伴的生活常態。

  這是幾年前亞圖姆親眼所見、如今又再次在他眼前重現的景象。

  在這個夢裡,他碰不到夥伴了。這個夢裡的他就像幽靈一般,無法被任何人所察覺。近似於當初附身在夥伴身上的狀態,差別只是,現在連夥伴都無法看見或感受到他了。

  儘管能在離夥伴這麼近的地方觀察對方,對當時是從高次元觀看對方的亞圖姆來說,是個新奇的體驗,但他很快就注意到其中的弔詭性──跟前兩個夢相同的要求一樣在一開始時自他的腦中響起,然而,現下這種情況,卻根本沒有達成的條件。

----------------------------

【下面是抱怨】


【是抱怨】


【抱怨。語氣很酸。已經提示得仁至義盡啦】


----------------------------

  想刪號了。

  養這個帳號也養了四五年了,好不容易累積了一定的追蹤數量,最近卻覺得也是一場空。

  我平常不常討感想,就算還是會在意熱度,但對評論已經基本半看開了……當然一方面也有我自己固執的因素。在這樣的情況下,在Blooming Crash一開頭我就開宗明義地提了,這是個對我自己來說寫起來會很辛苦的坑,所以希望盡可能地從回饋中獲去繼續往前的動力

  然而看起來大家都只是喜歡童車吧(笑)

  我能明白有些太太就是散發出一種「即使我不鼓勵她,反正她還是會一直產糧下去」的氣場……自認為我自己在別人眼裡看起來也是這種吧。但這一次我都這麼竭盡所能地在討救兵了,最後還是被放著沉了下去,真的很難受。

  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可能說什麼都沒用吧。

评论(28)
热度(19)

© 今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