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夕。

過激闇表潔癖廚。吃王右的不要FO我。

問一下

大家有沒有那種,雖然不想坑掉,但又提不起勁來繼續寫的腦洞……這種情況要怎麼辦啊()

(已經開始寫了,但是還沒寫完)

整理了一下資料夾,發現應該是有五篇以上,茫然。

--------------------------

隨便曬一下撈出來的幾篇>>


2017.01.19

* 小學生王(12)x大學生棒(19)

* 兩人是家教師生關係


  升上大學沒多久,武藤遊戲就接了份家教。

  說是家教,其實更像是伴讀──他接手的是一個小學六年級的男孩,功課不錯,人也很乖,看過對方的成績和作業,他其實不太覺得對方需要家教老師,不過對方的家長很誠懇地拜託他,加上薪水也很優渥,最後他還是答應了下來。

  男孩的名字叫亞圖姆,接觸幾次之後,很快就跟他熟了起來。由於對方在課內表現上不太需要人擔心,遊戲後來就準備了大量的課外教材,有時候陪對方讀讀課外書,有時候跟對方討論一些時事,或者看看電影,也曾凹不過對方,陪他玩了幾場遊戲。

  總而言之是很讓人放心的孩子。

  他曾擔心這個年紀的男孩子需要花很多心力應付,沒想到實際情況意外地輕鬆。能接到這樣的工作,算是滿好運的吧。

  這時的他還想不到,一週後的那一天,這一切將會被全盤顛覆。





  期中考週,好不容易跟三門課的考卷奮鬥完後,遊戲拖著疲累的身軀,按下了亞圖姆家的電鈴。

  『太累的話,遊戲君這週也可以不來的?』

  雖然對方的媽媽對他這樣說過,但遊戲還是婉拒了她的好意。他看得出來,亞圖姆很期待每週與自己碰面的時光,而與亞圖姆相處,對他而言也未嘗不是件開心的事。只是經過三門考試的轟炸後,遊戲最終還是選擇了一部電影(幸好他有先見之明地想了幾個備案),這樣至少在播放影片的過程中自己可以小憩一下。

  他沒想到,這個「小憩」,竟會是致命的錯誤。




2017.06.15

* 吸血鬼王×工程師AIBO


  他屬於夜晚,卻不屬於夜裡的燈紅酒綠。

  走在住宅區寂靜的街道上,武藤遊戲感覺腳步還有點虛浮。硬著頭皮答應了朋友邀約的下場。喉腔內還瀰漫著難以適應的酒精味,遊戲皺眉,終於在一個街角停了下來。他靠在路邊的矮欄杆上,將領口的釦子多解開幾顆。進入初夏,雖然白天開始熱了起來,但像現在這樣的深夜,迎面撲來的夜風還是讓人很舒服──

  他暢快的思緒和感覺被身後傳來的撞擊感中斷,遊戲嚇了一跳,轉頭就對上一對看起來醞滿不快的紅色眼眸。他對這樣的眼神不陌生,以往被發酒瘋的上班族給纏上時,他也見過類似的眼神。

  真不妙。

  遊戲起身,正欲退離欄杆,下一瞬間衣領就被一拉,他有些狼狽地靠上對方,感覺鎖骨邊被觸碰,領口被拉開。遊戲睜大了眼,腦中瞬間跑過許多酒後亂性的故事。欸欸欸等、等等,他並沒有這樣的興──呃啊!

  肩頸被濕潤的唇觸上,但對方並沒有親吻或舔吮他──侵入皮膚的刺痛感讓他大大顫了一下,隨後因脖頸處傳來的感受而瞪大了眼。

  陌生人在他的大腦仍在當機時退離了他,原先不悅的深沉紅色此刻變得清亮。遊戲眨眨眼,下意識摸了剛剛被碰觸的地方,除了略帶濕潤感外,並沒有任何異樣的感覺,但是、剛剛明明──

  「感謝招待。」

  陌生人衝他笑了笑,燦爛的笑容中,他只對那兩顆異於常人的尖銳虎牙印象深刻。




2017.07.13

*高中生(17歲)×便利商店店員(22歲)


  那是個很悶熱的夏日。

  遊戲到現在還清楚記得,那日的蟬叫得特別躁,吵雜的叫聲弄得連趕時間的他都心神不寧。

  現在想來,那簡直就像一種預兆。

  在那天之後,他忍不住會一次又一次地想像,如果自己沒有因為趕時間而抄捷徑的話,那麼,一切都會不一樣了吧。

  可惜時間不能重來。於是他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壓下心底深處晦暗噁心的記憶。





  廢棄已久的大房舍。

  遊戲還記得,小時候跟同伴和那家的小少爺一起在院子裡玩耍的回憶。但等他升上國中,那戶人家的主人卻因意外過世,而連帶拖垮了整個家庭。遊戲不知道那戶人家究竟為什麼突然搬離,又為何放置著這麼大的房子不管。但不知何時,這棟房子卻開始流出奇怪的傳言,弄得連一度喜歡在裡面玩耍的孩子們都遠離而去(據說還有孩子哇哇大哭說看到了什麼)。於是這一帶變得僻靜而鮮少人跡,連遊戲都很少路過。

  如果那天不是因為趕時間,他也不會想到這個地方。

  那是遊戲還是高中生時,偶然在朋友帶領下發現的捷徑。住在離自己家隔壁幾戶的朋友嚷嚷著要來不及看電視了而抓著他往這裡來,鑽入籬笆間的破洞,遊戲才赫然發現,原來只要穿過這個院子,回家的時間可以縮短這麼多。

  但他還是,很偶爾、只有在逼不得已的時候,才會利用這個捷徑。一來畢竟是穿越別人家裡(雖然現在裡面已經沒人了),二來,那些傳聞還是讓他有點怕怕的。

  這樣的狀況,直到他長大成年,也未曾改變。他依然對於那棟房舍的傳言有著難以言清的感受,卻也仍然、在趕時間的狀況下,一次又一次地利用那個捷徑(但他會避開在晚上走這個捷徑)。

  直到那一天。




2017.10.03

* 大學學長學弟,聲音梗


  他因為那個人的歌聲而停下腳步。

  挑高的系院長廊裡,因為是課堂時段而幾無人影。夏末的陽光依然熾烈,他就是在這樣的情景裡,撞見那個對他來說,有些特別的人。坐在長廊尾端的長椅上,那個人手上捧著系上大一必修課的讀物(原來是學弟啊),看起來專心地閱讀著,口中卻輕哼出細碎的曲調。他在經過時不由得放慢了腳步。

  啊,聲音,聽起來有點像Ra呢。





  亞圖姆在一門選修課上認識了一個有點特別的學長。

  學長的名字叫武藤遊戲,脾氣很溫和,是個好相處的人,課業能力也很優秀。除了在他們共同選修的課上表現不錯、看起來頗受教授喜愛外。看見他盯著必修課的讀物沉思時,也會湊過來和他閒聊幾句內容,亞圖姆常常因此受益。

  他們在第一次上課時恰巧坐在隔壁,就順著這樣的機緣組成了課堂小組。雖然大學選讀感興趣的領域,但其中亞圖姆仍然有許多還未知的層面。在這方面,有個學業能力強大的學長罩他讓他輕鬆不少。亞圖姆比起同學們還要更快熟悉系上要求的寫報告格式,也很快掌握了抓重點的訣竅。而這一切都來自於遊戲的幫助。

  他很珍惜他和學長之間的情誼──他們比起一般的學長學弟是相熟了些,至少亞圖姆與遊戲見面的時間比和自己系上同屬一家的學長姊還頻繁許多。他們不只會因為課業因素碰面──雖然一開始的確是如此,但是隨著他們投機的話題越來越多,他們見面的時間,也就從課後延續討論的晚餐,一點一點地拓展到宵夜、午餐,最後變成連假日都會碰面的關係。




2017.12.18

* 貓貓海星


  亞圖姆在那一天,遇見了他的命運。

  那是個平凡無奇的一天,天氣一如冬日該有的陰鬱,氣溫跟前幾天差不多濕冷,適合窩著好好睡一覺的日子。也因此,被吵起來的他脾氣也就特別大。

  驅趕走了五十公尺外不識好歹的貓群,亞圖姆定睛一看,只見一隻白色──原本應該是白色吧,儘管現在毛皮已經髒得像灰色了──的小奶貓可憐兮兮地縮成一團,瑟瑟發抖著。他微微歪頭,尾巴甩了甩,本來打算就此打道回府。就在這時,原先緊閉著眼的小貓睜開了眼,雙眼倏地對上他的目光。

  只消這一眼,這一天就頓時成了對他而言意義不凡的一天。





  他給小貓取名叫遊戲。

  經他整理後,乾淨許多的小貓看起來順眼多了。儘管行為舉止仍然怯生生地,但至少看著討喜,不會再成為成貓們欺凌的對象了。

  (雖然其他貓現在不敢欺負他最重要的原因,應該是因為他有了自己這個靠山。)

  身為這一帶最強悍的貓,無論是家貓或野貓,看到亞圖姆都會禮讓三分。偶爾也是會有不識好歹的新貓闖入他的領域,但亞圖姆總是能很快擺平對方。公貓敬畏他,母貓仰慕他,久而久之,亞圖姆也習於被大家視為領導者。儘管他並不常「動用」自己的權力。餓了就想辦法找東西吃,累了就找個舒服的地方睡覺,他的生活一向優遊自在。不受人類或任何物種所羈絆。

  直到他遇見遊戲為止。

评论(10)
热度(12)

© 今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