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夕。

過激闇表潔癖廚。吃王右的不要FO我。

180220隨筆:一個鬼魂,兩個影子

* 三流爛俗劇碼


  直到很久很久以後,偶然回憶起那段時光,武藤遊戲的心還是會猛烈地疼痛起來。抽痛或刺痛,熱辣辣的痛覺卻又,混著回憶甜美的香味。彷彿在溺斃前踏入夢境一般,身體火辣辣地疼,意識卻輕飄而舒服。

  他不是(另)亞(一)圖(個)姆(我)。

  在初見面的當下,遊戲就強烈地感受到了。即使如此他仍然走向了對方,在熟悉又陌生的笑容下和對方開啟對話。流轉著挑逗意味的眼波,微微搔動人心的語調。明明不是那個人,他卻應著對方的邀請倒向旅館軟綿綿的床。過於柔軟的墊子在他們的動作間來回彈動著,就像海洋的浪潮。而他就是在大洋上迷失的船。攀緊了身前人的肩膀,明明下體上湧上的快感幾乎電焦他整個人,遊戲卻始終有種恍恍惚惚的暈船感。

  他們擁抱,而後同居。決鬥王旋風般墜入戀愛的新聞熱烈地佔據媒體頭條兩週,面對時不時從生活中閃出的鎂光燈,他卻毫無實感。那個人對他笑,對他溫柔又體貼。王者身邊的完美情人。大眾這麼喚他,只有遊戲的友人們例外。面對齊刷刷投向自己的擔憂眼神,遊戲只是笑。沒問題的。他很清楚自己在和誰交往。

  (不如說,對於這件事,沒有人的感受會比他更深刻了。)

  亞圖姆。他這樣叫著對方,卻在每一次的叫喚中一次次割清心中的界線。亞圖姆。他們只是有著同樣的名字。亞圖姆。他不是他,永遠不會是。亞圖姆。不是另一個我,也永遠不可能取代另一個我在自己心中的位置。

  美好的回憶不知何時成了滋長力量的言靈,等遊戲發現時已經太遲了。被那樣飽滿又有力的幽靈緊緊攫住,縱使他再怎麼想理性待人,理智卻始終染著混濁的顏色,抽離不開的情感緊緊沾附其上,他開口,卻第一次喚不出對方的名。

  (怎麼能再這樣叫喚對方呢,明明對於他來說這個名字從來就只從屬於一人。)

  面前,他完美而溫柔體貼的情人依舊對他笑著,但他卻第一次看見對方的眼裡的憂傷。對方朝他伸出手,他以為下一秒會被擁抱親吻,卻只是被輕輕地摸了摸頭。

  我知道的。

  對方低聲開口的那一刻,卻是遊戲的眼淚奪眶而出。是啊他知道他們彼此都知道。爛俗的三流劇碼不可能迎來好結局。然而他們卻一起逃避事實,掩起耳閉著眼,在光鮮亮麗的祝福中跳著舞。就像音樂盒中的娃娃,美麗而令人悸動,只要音樂不結束,舞就會一直持續下去。只要音樂不結束。

  「………亞圖姆。」

  最後的最後,遊戲還是喚了他的名。他們共同的名。但這一次,他終於能放下一次次割著自己內心的刀子。鬼魂還在他的腦中覷著他,他知道自己仍然被回憶緊緊握著,但是、

  握上對方的手,遊戲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摩娑對方修長而美麗的指節。對方的另一手隨後也覆上他的雙手,輕柔地撫著他的手背。彷若祈禱又好似祝福,但他們卻誰也沒開口說話。

  這樣就夠了。


  安葬音樂盒裡的完美情人,他給他自由,而他則還給他清澈的回憶。




* 大概是失去記憶的轉生王……只是突然想寫個發洩文,所以就這樣吧。

* EXO—Been Through

评论(4)
热度(18)

© 今夕。 | Powered by LOFTER